寇准丁谓争权

寇准丁谓争权



▌吴钩

尽管“狸猫换太子”的故事情节全然为文人虚构,刘妃与李妃争位的宫斗完全不合宋朝史实,不过,宋真宗晚年的宫廷与朝堂确实不太平静。

权力争斗的暗流涌动,只是权争爆发的时间点并非风平浪静的大中祥符三年,而是在刘娥被册封为皇后、小赵祯被立为太子之后。更准确地说,是在天禧四年(1020年);政争的重点也不是后宫的妃嫔争位,而是政府中的寇准一派与丁谓一派争权。

卷入这场政争的,有皇帝、皇后、内侍,甚至连年幼的皇太子赵祯也被牵扯进来。

宋王朝将政府分为两个系统:以中书门下(元丰改制为三省)辖民政,首长为宰相(含首相与次相),副职为参知政事;以枢密院辖军政,首长为枢密使或知枢密院,副职为枢密副使或同知枢密院事,他们的地位相当于副宰相。中书门下、枢密院并称“两府”。

天禧四年的宰执团队分裂为两个派系,一方以次相寇准为首,支持者有参知政事李迪、枢密副使周起、签书枢密院事曹玮、翰林学士杨亿等人,首相向敏中也是寇准的同盟,但他在这一年三月去世了。另一方以枢密使丁谓为首,支持者有另一名枢密使曹利用、枢密副使任中正、翰林学士钱惟演等人。

寇准与丁谓、曹利用都有私怨。咸平年初,寇准首次拜相,丁谓为参知政事,对寇准很是恭敬,但寇准却看不惯丁谓的逢迎。一日,执政团队会餐,寇准的胡子不小心沾了汤羹,丁谓站起来,帮首长擦去汤羹,寇准居然不领情,反而讥笑他:“参政,国之大臣,乃为官长拂须耶?”搞得丁谓万分尴尬。

大中祥符中,寇准担任枢密使,曹利用为枢密副使,二人议事,意见多不合,寇准素来瞧不起曹利用,时常取笑他不学无术:“君一夫尔,岂解此国家大体耶?”因此,丁、曹二人都对寇准怀恨在心,欲联手倒寇。

寇准也在寻找机会驱逐丁谓、曹利用。宋真宗兼用一贯不和的寇准与丁谓为宰辅大臣,也许是出于玩权力平衡的用心“且要异论相搅,即各不敢为非”。廷臣异论相搅,君主以超然的身份作出调和、取舍,防止权臣独大、权力滥用,这是一种相当高明的治术。

如果宋真宗能够正常视朝理政,应该可以驾驭异论相搅的政局,然而,天禧年间,真宗经常性“不豫”,身体多病,时而清醒,时而神志不清、胡言乱语,严重时甚至昏迷不醒,连话都说不出来,显然已无法如常听政,朝政便出现了危机。

在这个背景下,刘皇后登场了。

刘娥虽出身江湖,却在政治上有着过人的天分。
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 Theme By 优美模版

招商主管Q:4311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