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人家的孩子

小区里的月季花开放了。散步的人们,总会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竞相开放的月季花。一句句惊叹:“花开得真美啊!”这些赞美的话语随风飘荡。更有甚者,驻足,把手机对准一朵花拍照,或者用自拍功能和月季花合影。我发现,拍照的人,老中青都有,看来“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”的话不分性别不分年龄,普遍适用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种植月季花,成了一种大众化的选择。也许,因为月季开放的时间长久,也许,因为月季花朵漂亮。总之,人们喜欢月季是有传统的。我在阅读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一本花卉栽培书《月季花》时,发现那个时候我国月季的品种就已经有二百多种了。而现在,月季的品种已经达到上千种。

月季的色彩众多,红的,粉的,黄的,白的,镶金边的,变色的,仅红色月季,便有许多不同种类的红。也许是品种不断增加的缘故,人们越来越喜欢新品种。同一株月季上,竟然会有几种不同色彩的花朵。有的一根茎上,就会开出四五朵花来。小区简直就是月季的河流,月季的海洋,如同花园一样。其中一大半,都是居民自己花钱栽培的。热爱植物的人越来越多,几乎像养宠物的人一样多了。

我和太太散步,太太总会不时停下脚步,羡慕加崇拜:“呀,这株月季的茎上,竟然开出四朵花!”她的话让我很受伤,因为我养了二十五株月季,很可惜,都是单朵花。太太认为我们家的月季,不如别人家的品种好。我用略带讽刺的口吻说:“是哈,别人家的孩子。”别人家的孩子,几乎成了很多家长的口头禅。羡慕别人家孩子的优秀,暗叹自家的孩子不优秀。其实,它已经成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与别人攀比的一种经典思维模式。这种比较不仅仅局限于孩子之间,它普及到了我们在社会生存中的所有方面。

我很希望有奇迹出现,但我也知道这种希望是渺茫的。因为20多株月季,我已经养了好几年了,都是一根茎上只开一朵花。我几乎每天都去观察月季,第一批开花的月季凋谢了,我用花剪把凋谢的花朵剪下来。凋谢的月季真有些惨不忍睹,一地的残红不说,残留在枝头上的一两瓣花,犹有曲终人散的伤感。不过,我看见,新的一轮月季已经开始积聚力量了,一个个花苞鼓起来了。

终于,我惊喜地看到,有两株月季出现了飞跃。一株上面的一根茎上居然竖起了四个花苞,另一个上面,有三个花苞。有四个花苞的那株月季,是我喜欢的品种,颜色黄中泛红,红黄相间,而且花朵硕大。另一株,是玫瑰红的颜色,我养的比较多。我兴冲冲地告诉太太:“咱们家的月季,一根茎上也有三四朵花苞了。”太太很兴奋,立刻跟着我去窗外观赏。她站在那两株月季面前,眼睛里放射出喜悦的光芒。我很熟悉她的目光,这目光在女儿考取大学时,我曾经见过。那是真心,真情,灿烂无比。

我们依然观赏别人的月季,依然赞美别人的月季长得美丽,只不过,没有了那种“别人家的孩子”的幽怨情绪。我们常常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,但我们却常常把它们忽视掉。这是可笑而又可悲的。毕竟,我们都是普通人,不能免俗,反而丢掉了许多自信和自尊。
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 Theme By 优美模版

招商主管Q:431173